貊佚豸百亻失

并不是一个合你们三观的人.

心跳、汗液、灯光、掌声、尖叫.
相互紧握的手、手心粘腻的汗、余光能瞄到的笑颜、那双眼睛里盛的星光,大概是右心室偷了个懒,整个心脏的收缩都被打乱,那人砰的撞进来.
他们以兄弟相称,一起长大的七个人,独一无二的羁绊,他再清楚不过自己的感情超出了几分.他其实也没有奢过,只想这样以成员的身份一直陪伴,若是某天散了,他也就默默的跟着他,看着他.
直到某天他们聚餐喝的烂醉,恰好手边放着不着边际的八卦杂志.那双眼迷迷糊糊落在其上,角落里明晃写着他的花边新闻.纸张被扯的稀碎,他的衣领被狠狠揪起,那片星空中染了些怒气,呲开牙质问他是否属实.
一个吻就解释了一切,酒精更让一切升腾不再受控,紧贴的呼吸,僵硬却乖乖环在对方腰上的手臂.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想吞噬那片宇宙,但那天还是止于了这个吻.他能触到对方皮肤加升的热度,手忙脚乱的捧了他的杯子缩去了角落.他也没去提醒对方,放着那小太阳心神不宁的直到第二天酒醒.
那就当一场酒疯,尴尬了两天也就没了后话.他想也不想再靠近一步,这爱情就不该圆满,悲鸣的结局有时候更深人心.他在台下被聚光灯晃了眼,仿佛从未有过交集,只是一个狂热的粉丝.那是个宝物,不适合被束缚圈养,理应存在于最自由的时间.
小场子很热,他流了很多汗;情绪高涨,他在谢幕的那刻流了很多泪.年纪大了就容易触景生情,他这么解释着,刻意忘记心脏上突突的疼,又去了后台偷偷在水杯里加了润滑糖.
那个小太阳终究有了女朋友,他非要张罗着给那个女孩子开了个派对,祝福的手拍的通红.酒一杯杯灌下去,他第一次接过递来的烟.
红万,那人手指的味道.
苦涩至极,却正照他心境.
烟雾从口中吐出,好像在诉说他为忍住没有伤害到宝物而松了口气.他又想起曾经有个夜晚,那人和他靠在同一面墙上,问是不是两人就只能这样了.
是的,他那时候这么回答,现在也会这么回答.
那夜派对终究也是因为女孩子要回家而早早散了,他带着醉意抱着贝斯,杂乱的音符飘在脑神经上.很有感触,很想写歌,但一个符号都奏不出.

最后只有贝斯落地的那声 .

最近大概是写不出什么来
不管是虐文还是小甜饼暂时都做不到
满脑子都是女朋友x
这可能就是大人的世界呀
暂时让我沉浸于现充的时间吧♡

很顺手的欺负了一下媳妇

接住枕头
想对媳妇酱酱酿酿

我曾是亚久津仁.
那时候还在网球王子的坑里出不去,偏爱桀骜不驯的角色,例如切原赤也,例如亚久津仁.
如果说更喜欢哪一位,我觉得赤也可爱,却更心疼亚久津.现在这把年纪说这种玛丽苏的话不太合适,但当年确实很埋怨作者,为什么要给这孩子那种身世又给一个不完美的结局.
喜欢摩托,喜欢耳钉,喜欢你挑眉抽烟也喜欢那抹白发.

我列表里有个妹子.
她也那么喜欢亚久津.

我做网王公关部的时候,仅她一位一直与我好友到现在.
她会分享给我她生活中的不愉快与愉快,我以亚久津的身份回应.

今天正好说到这个事 关于纸片人的事情.
他不会穿越时空来找我,所以我有许多他们的替代品.
小野健斗 大河元气 兼崎健太郎 南圭介 等等
但我没找到亚久津.

没人能饰演那个气场,也没人给我任何一点即视感
他就是他了.

周边都很少的孩子

但我喜欢他..

庆幸饭ambermh聚聚的粉不饭我嘻嘻
居然还能评论出什么等大大回来 大大文风很棒这种话

我写的再差我也不会去抄人的 这叫底线
也叫做人的素质

喵喵喵 猫又

全国上下谁不知道,他们帅气温柔的国王大人有一个漂亮的恋人,他两在一起甜甜蜜蜜十分般配,只是这位恋人几乎没有露过面.这让她的流言在民间愈传愈广,从什么那位女子拥有看一眼就会爱上的美丽到女子其实很丑但是有妖力,纵使流言扯淡异常,国王大人也没放这位美人出来,至多是在纱后,朦胧的谁也看不清.

全国上下没人知道,这位美人不仅是位男子,还是只修炼成精的猫妖.与神话正相反,猫妖对人类毫无兴趣,却是国王大人追求的他.他此时正趴在柔软大床上,伸个懒腰看着那边处理国家事物的国王.这国王借着所谓“软禁猫妖以防祸患人间”这种烂借口把他带回来时他就看出了这人的不良居心,怎奈和就输在了那双浅棕色眼仁和那颗痣下,作为猫科动物过分敏感的鼻子能清晰的闻到布料上属于那人的味道——柔软又富含侵略性的荷尔蒙.

他可能是这世界上第一只住在皇宫里享受着皇室待遇的猫妖了,他这么想着,这位国王甚至为了迎合他的喜好将主卧全部重新布置了一遍,这让他不禁疑惑是否真的会爱到那一步,当时他两其实才认识没几周.

要说国王为什么喜欢他,猫妖先生也不是很清楚,也许是因为美色,又也许是因为听见了他无聊时唱的歌.事实上他也不是很关心这个原因,这位国王看他的眼神对他的温柔就足以让他相信他足够被爱着.

昴,还要再睡会么?

那位国王似乎做完了手头上的事,起身去床边揉了揉那对猫耳.温柔的眼神又抛了过去,换来猫妖似乎有些害羞的一巴掌.

不用了!你可以滚去处理事情去.

真的不要我陪你玩?还有,叫隆平嘛——

那位国王撅起嘴,他想听昴用好听的嗓子叫出他的名字,可惜猫妖总不让他如愿以偿.他家猫妖偶尔会唤他的姓氏,在极其生气的时候,例如被冷落了或是被他说中了心事.那时候昴的猫耳会背过去,生气了不想听他辩解的样子,尾巴威胁的晃动着,漂亮的眼睛里却依然只有他一个.

丸山,哪儿远给老子滚去哪儿.

就比如现在,但现在那是傲娇了,伸手强行搂进怀里顺两下毛就好.昴总归是猫,粘人,不愿被冷落.丸山低头轻轻吻在他发梢,后背悄摸搭上来一双手攥住了衣服.他现在有的是时间陪昴玩闹,无论是纯情的还是不纯情的,国王大人偏偏就这么听昴的话.

不要,远的地方就看不见昴了.

说这么肉麻的话也不觉得脸红,猫妖先生嫌弃的晃着尾巴,它有两条好看的尾巴,一条懒洋洋的搭在床单上,另一条似有似无的磨蹭着国王的腿侧.

昴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化为一只猫又,只记得每个雨天的寒冷,和各类人类对自己尖牙大耳的厌恶.那辆马车上染着血迹,它太饿了,忍不住舔舐车祸旁残留的人类血液,一旁却递来一盘牛奶.

曾经有位道人拎着我的脖子,说着神神叨叨的话.
大致是说有劫有缘之类的话,我转头就跑走了.
你身上真香,这样下去我会忍不住吃了你的.

昴不太会组织语句,丸山把他搂在怀里,耐心的听着断断续续没头脑的话组成的故事.那是他所不知道的无法触及的妖怪的过去,但他知道这只猫又绝对不是坏家伙,也是第一次知道猫又尾巴上可能还有一撮小白毛.

吃我的时候记得说爱我.

丸山笑嘻嘻的去亲他.丸山喜欢昴的耳朵,小尖牙,两条漂亮的尾巴,化形后好看的人类模样,他都喜欢.昴一般不说爱他,却会蜷缩在他怀里安眠,也会偶然的缠着他索吻.丸山在昴的帮助下学着分辨各类猫又,好的坏的,公的母的,昴说其实也有和他一样很孤独的猫又.

可能猫又也会想被爱着吧,昴转头看着丸山.

猫又需要食人来保持灵力和生命,昴不想吃丸山,也不想吃人.所以丸山总给它来吸血,偶尔会把死刑犯拉来给昴解馋.丸山不害怕在吃人的昴,即使画面血淋淋的,昴的眼睛发着暗红色的光,背上的毛也闪着光.丸山摸了摸它的头,说慢点吃,然后亲吻它摇晃着的两股尾巴.

民间传说丸山国王战无不胜治国有方,是受了圣人的照顾,还曾降服一只猫又.昴趴在丸山怀里指指点点,说这些人就是太闲,哪天我去给他们讲一遍故事,如果不是我乐意,谁能降服本大爷.丸山忙不迭点头,再揉一揉昴的背脊给它顺毛,应和着是是是,大爷您说的都是.

国王一般不发动战争,却是敌军先将战旗插在野哨口.丸山不擅长这些,却干脆利落的穿上软甲带兵上了前线.昴醒来的时候一周都冷清,只剩许久没见过战争的小女仆和家丁在吵闹.昴是猫又,几乎没有寿命可言,看过的战争也绝不会少,只是站在那头摆摆尾巴,暗骂这负心汉也不把他带着.

丸山温柔也不输好战的斗士,心底有着需要保护的人,这种力量可能是无限的.军队全胜归来,丸山发完赏银第一件事就是回去安抚被他丢下许久的恋人.

昴不在卧室,他正化了形趴在城堡顶上懒洋洋的晒太阳,再隔着瓦砾听丸山焦急的呼唤.猫爪边上放着一盆叫小厨娘偷偷做的美食,昴悠然自得的想着,也失踪气他个几天一个月,让这负心汉尝尝滋味.

但是这猫还是在挺冷的夜晚,叼着不肯舍弃的小盆窜进卧室.也不管身上有些潮乎乎的露水就往床上一扑.

昴....

国王大人没醒,只下意识的紧了紧手臂把怀里的小东西抱稳妥.



——————————一个小彩蛋——————
昴,你说猫又能活多久呢?
丸山抱着恋人,看他眸子一个劲往厨房门口晒的小鱼干上飘.

不知道啊不知道,随便啦,我要是长生不死的话我就等你重生啊.
昴没心思理他,一个大男人天天多愁善感说些有的没的,他现在只关心那鱼干是不是太咸,该叫小厨娘去洗洗他再吃.

我重生的话,也会爱你的.
丸山笑嘻嘻揉了揉昴的脑袋,吻在乱转的耳朵上.

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去想些什么
把认识的每个细节都想一遍
人与人之间的事
真的是很神奇的

可能晚一分钟或者差一秒
就不会有现在的每一件事情

如果我放手了,把她给她了,我会怎么样呢?
她会开心吗?
这是忍不住会去想的事情

我知道那一天的痛
那句绝望的我喜欢你
那道不公平的选择题

那天我可作了,像言情小说一样像情感节目一样
逼着做一道选择题
我相信那题里没有我
但是解题的关键就是我

这样很过分吧
但是我现在能理解为什么感情的事没有过分可言
就是喜欢了
就是想得到
就是张狂的感觉那些爱我才能给

我把她抢到手了
我能好好对她
略略略♪

撞击『dokidoki』

好喜欢好喜欢.

这种感觉停留在胸口,顺着血液流到身体各处,让本就因为久坐躁动的神经更为不安分.照理来说他不该产生这种感觉,毕竟上车前在便利店买的男性向工口书籍还好好的待在腿边的环保袋里..

宁静是从什么时候被打破的?就从那家伙上车那一刻开始.那家伙今天穿的依然是那么老土的死样子,灰蓬蓬的走在哪都不会被认出身份,但从他的身上飘着一股淡淡的香.

是的,他涉谷昴,居然因为一个男人的香水味而燥热,这个男人还偏偏是最性取向不明的丸山隆平.

丸山倒是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的这一过错,说了声打扰了大咧就从涉谷腿上跨过去,直接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上.照在涉谷身上的光线被丸山遮掉了一半,空气中那股甜腻的味道还没有被空调吹散掉,涉谷几乎怀疑丸山是不是去买了女香.丸山私下非常安静,就只是靠着窗户浅眠起来,空调的风吹在发上让小卷小幅颤动,连带着把涉谷的心都揪起来.

这保姆车其实挺大的,他们七个人根本没有必要挤在一起坐,更别说涉谷是第一个上车的,丸山是第二个,他们正在去第三位家门口的路上.简单的说就是,丸山隆平他偏偏就是挤在涉谷身边,挡着一半太阳,睡着了.涉谷盯着窗框上的消防斧恶狠狠的考虑把丸山就地谋杀的可能性,好一会才放下这念头好好打量起闭着眼的.

托着腮让半边脸鼓鼓的,可能是被太阳晒的难受睫毛时不时轻轻抖两下,卷发顺从的绕着耳廓,一路往下卷曲到脖颈的绒毛.

该死的他涉谷昴哪有这么看人的时候.

涉谷立马挣扎着扭过头,抓起包犹豫了会终究还是没从椅子上站起来.反正也就一路时间,再说待会门把就上来了,涉谷信丸山也整不出什么幺蛾子.不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怕什么来什么 事总是与愿违的嘛.车辆一个颠簸,本歪头靠着玻璃的脑袋晃晃悠悠就往中间偏,再偏一点,再一点,直到靠在涉谷的肩膀上.

掐死丸山隆平,或者就让他这么靠下去.

涉谷昴在牙咬的嘎嘎响的空余,面临这两个抉择.掐死不太好,显得自己多么嫌弃他,怎么样好队友还是要做的.靠着更不太好,最近怕不是涉谷多想,丸山的行为总趋向暧昧.还没等涉谷抉择完,车就缓缓停在路旁,上车的村上一眼就瞄到那头情况.
咳咳,打扰了.村上随意的找了个离两人最远的位置,只是这随意几乎踩在了猫尾巴上.村上信五,咱俩友谊完蛋了!涉谷这么恨恨瞪过去,想把村上的背影瞪穿.丸山隆平嗅不到涉谷糟糕的情绪,只觉得靠着个软乎乎的东西还挺舒服,下意识侧过身就把那东西当抱枕往怀里一搂,搂完不算数还蹭那么两下.

涉谷从那刻深深的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可能就这么毁于一旦了.挣扎也不是放任也不是,你总不能跟一个睡迷糊的人讲道理吧.丸山那边睡的正香,昨晚也不知干啥去了没好好睡,现在对怀里舒适的人肉抱枕非常满足,丝毫没有要醒的意思.

得,那你靠着吧,那你抱着吧,涉谷头仰着枕在头枕上,决定这一路就装睡装死下去,最好来辆什么疾驰而来的失控大巴能把丸山隆平就这么撞死最好.随着颠簸涉谷还真就睡着了,带着猫咪哼唧一般微弱的呼吸声,等他醒来的时候丸山已经醒了,他正被搂在怀里抚着后背.

虽然很舒服没错,但他是涉谷昴,是个优秀的完美雄性,不是一只发情的小母猫.所以挣脱开怀抱别扭的缩在位子上就成了必然的事,他隐约还能看见丸山略有些失落而收回的手臂.这不叫喜欢,涉谷偷偷按着手腕上的脉搏告诉自己.虽然心脏跳的很快,他也偏偏知道两人都还是两边都可以的单身汉.

丸山大概是不想让涉谷再多想,后半程居然没有任何过激的踩在防线上的行为,正常的仿佛刚才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涉谷连憋了一半的怒气都没法释放出来,只能悻悻吞回去在胃里暗自消化.门把一个个的上车,再到了目的地一个个下车,车上只剩他和非不肯下去的丸山隆平.

渋やん.
涉谷的手指被丸山抓住,温度裹在冰冷上多少有些舒服.涉谷转过头,被早就蓄势待发的丸山吻个正着.唇上突然的温软和面前放大的脸足以吓懵涉谷,待他再反应过来已经被撬开唇齿,舌尖正在乖乖的回应吻技很好的丸山.门把之间的亲吻不少,但往往不会做到这种地步,特别是完全没有喝醉的情况下.

脸上温度飞升,想一巴掌扇开面前的人,却重着呼吸老实的与他的舌纠缠.放开的时候两人都喘着气,丸山伸手一搂涉谷身子就靠在了他胸口.这样靠了一会涉谷才记着反抗,挣扎出怀抱呲着牙举着手中小黄本,说老子明明喜欢大胸的模特妹.

那你跟我说你这里是干嘛了?
丸山作势就要往涉谷下身探,给身子一震的涉谷挠个正着.打死他也不想承认刚才真的被那段冗长的吻挑起了头.
你个基佬,往那边发展也别带着我.

我偏偏就喜欢你,怎么办?
丸山话里都带了爱心泡泡,涉谷给冲的脑袋整个往红里走.大抵是因为自己也真的不怎么直,或者是单身太久没被撩,人总有那么一两回脑袋不清醒,在狼窝里点了头.

然后又是一个吻,软乎浓情,代表了一对恋人的确立,交织的感情.早下了车的几位在乐屋等着看二位姗姗来迟,一位得意洋洋一位满脸通红也大抵明白了什么,咳嗽两声意思两人注意粉红泡泡别乱放.

涉谷立马松开了姑且还没被注意到的拽着丸山衣服的手,附带踹了一脚.

到了最后 猫化还是没对完

一直以来让大家承受我文字中ooc的subaru,确实是很抱歉的事情.
只是因为我没有那么强而已,我还没能如此的独当一面.一直以来,语c的也好,写出来的也好,一直一直都是我生活中的事情或者是我自己.
其实就是渴望有个人能陪着我像笔下的丸昴一样就好了,丸山那么甜那么宠.

想要去改变,今后可能去尝试一下不同的,不是我自己的倒影的涉谷昴,想写出真正的涉谷昴来.
那个特别独立,内心极其强大的男人.

而不是现在写的病猫.

晚安♪